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儿童故事 > 一千零一夜 > 正文
洗染匠和理发师的故事






  传说,古代的亚历山大城中有两个手艺人,一个是洗染匠艾皮·勾;另一个是理发师艾皮·绥。他俩是邻居。


  染匠艾皮·勾为人狡诈,常常骗人,而且厚颜无耻,在当地丢尽了脸面,做尽了丑事。他经常以各种借口向顾客骗取钱财,一旦钱财到手,便挥霍一空,而且还偷偷地卖掉顾客送去的洗染的布料,卖得的钱用来大吃大喝,用完了事。等到别人来取衣料,他便骗人家说:“你明天早点来取,保证你取到。”第二天,别人来取,他又说:“唉,昨天我家有客人,我忙着呢,没工夫洗染,请你明天来吧。”顾客信以为真,第三天再去,他又推托说:“对不起!昨天晚上我老婆生孩子,我忙得不可开交,实在没工夫洗染,请你明天来吧,我一定按时交货。”


  总之,人家每次来取布料时,他总会找各种借口,赌咒发誓地骗人。最后,顾客生气了,不信他的鬼话,质问他:“还我衣料,我不要洗染了。”这时,他又编出谎话,说:“安拉在上,我把你的衣料染得美丽无比,晾在绳上,但不幸被偷走了。谁偷的我的确不知道。”


  这时,如果顾客是忠厚老实的人,便自认倒霉,但要是碰上厉害的顾客,就非得跟他争吵不休。但就是告到衙门里,也是得不偿失的。


  染匠艾皮·勾臭名远扬,人们避而远之,只有不了解情况的人才会上当受骗。就这样,每天也有人跟他发生争吵,因此,他的生意清淡,入不敷出,无法维持生活。他溜到隔壁艾皮·绥的理发店中,观察着染坊大门的动静,如果看见生人带衣物来染坊门前,他就匆忙迎出去,和人家打招呼:


  “喂!有什么事?”


  “请替我染这件衣服。”


  “你要染成什么颜色,必须说好,不然弄错了颜色,不仅我吃亏倒霉,而且还要惹人误会呢。你先付工钱,明天来取货好了。”


  然后他收下衣服。


  顾客付了工钱走了,他便把人家的衣服带到市场上去卖掉,将工钱和卖衣服的钱买成各种东西,尽情享受。


  他经常坐在理发店中等生意,如果发现到染坊来的顾客是来取衣服的,便躲起来不露面。他利用这种办法骗人,混过了好几个年头。


  有一回,染匠艾皮·勾替一个大汉洗染衣料,卖了大汉的衣料。那大汉天天来取,总不见他的影子,原来他一见大汉来,便从艾皮·绥的理发店中溜之大吉,最后那个大汉忍无可忍,只好和染匠打官司。法官派差役随大汉到染坊去查访,只见染坊中空空如也,除了几个破烂的染缸外,就一无所有。因此,差役就同街坊上正直的穆斯林们封了染坊,带走钥匙。临走时留下话,叫艾皮·勾赔偿顾客的衣服,再到法庭取钥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染坊被关闭后,理发师艾皮·绥问染匠:“所有送衣料来洗染人,你都得罪完了,那个大汉的衣料,你究竟把它弄到哪儿去了?”


  “亲爱的邻居,实话告诉你,他的衣料被偷走了。”


  “奇怪!人人送来洗染的衣物都被偷走,难道所有的小偷都光顾你?我怀疑你在撒谎,把实情告诉我吧。”


  “老实说,亲爱的邻居,的确没有人偷我的东西。”


  “那么,你把人家的衣服弄到哪儿去了?”


  “我把这些衣物全都卖掉,钱花光了。”


  “安拉可不能容忍你这么干呀!”


  “我这样做,还不是因为穷嘛。很久以来,没有生意,我本来就穷,再也没有什么办法可想了。”


  “我的手艺不坏,可在这座城里,我也一样没有什么前途!”理发师艾皮·绥也感到困窘:“因为我穷,人们都不找我剃头了。兄弟,现在我开始讨厌这门手艺了。”


  “唉!生意萧条,我也懒得干了,”艾皮·勾说,“呃!我说呀,我们为什么留恋这座城市呢?干脆我们离开这儿,到别的地方旅行,去另谋生路,反正我们是手艺人,还怕没有饭吃?我们离开这儿,就可以呼吸新鲜空气,摆脱苦难了。”


  染匠艾皮·勾开始滔滔不绝地谈论旅行的好处,理发师艾皮·绥果然被他说动了心,感兴趣起来,他吟道:


  


  “为追求人生最大幸福,


  


   你离开家园,


  


   到他乡去开拓。


  


   因为人在旅途,


  


   可以随意经营,无烦无忧,


  


   还可以增广见识,学习礼仪,


  


   有机会跟德高望重的人交游。


  


   如果有人说:


  


   ‘旅行使亲人远离、离乡背井,


  


  


  给人带来困倦忧郁。’


  


   你回道:


  


   ‘青年人即使在流浪中离开世间,


   


  也比在谗言中苟活高贵。”




  在旅途中
  
  艾皮·勾和艾皮·绥决心离开亚历山大城,到外地做生意。染匠对理发师说: “老兄,现在我们已经结为兄弟了,你我之间可不能分彼此了。我想,我们一块来朗读《古兰经》开宗明义第一章,订下我们的誓词:从今以后,我们必须努力经营,互相帮助,除了吃饭,如果还有剩余的钱,便存起来,等将来回到亚历山大再平分吧。”
  “应该如此。”艾皮·绥同意艾皮·勾的提议,接着他们同声朗诵《古兰经》第一章,决定:谁有事做,尽量帮助另一个人,彼此同甘苦、共患难,寻求幸福。
  艾皮·绥于是收拾行囊,关了理发店,把钥匙交给房主,预备动身。至于艾皮 ·勾呢,却无牵无挂,反正那间染坊被官家查封了。他两手空空地同理发师去搭船流浪。
  他们刚搭上船,生意便来了。这也算是艾皮·绥的运气好,因为船上除船长、水手外,还有一百二十个旅客,他们中没一个会剃头。因此,当船启锚之后,艾皮 ·绥对艾皮·勾说:“兄弟,在旅途中,我们需要吃喝,我们自己带的东西不够,我打算出去转转看,也许有旅客要剃头,那我就可以挣一个面饼或半块钱,甚至一杯淡水,弄一点食物来。”
  “好的,你去吧!”艾皮·勾说完,倒身就睡。
  艾皮·绥兴冲冲地,带着剃头工具,肩上搭块破布,在旅客中走来走去。
  果然旅客中有人喊道:“喂!理发师,给我剃剃头吧。”他马上脚勤手快地替旅客剃了头,旅客给他半块钱,他却对旅客说:“兄弟,我不大需要钱,只要你给我一个面饼,我就感激不尽了,因为我还有一个伙伴,我们带的粮食不够。”
  人家给了他面饼、乳酪和一碗淡水。他把吃食带到艾皮·勾睡觉的地方,说道: “起来,吃点东西吧。”
  艾皮·勾一翻身爬起来,吃掉饼、酪,一口气喝干水。
  艾皮·绥等他吃饱喝足,这才带着理发工具,又到旅客群中兜生意。他替旅客剃头,有的给他两个面饼、一块乳酪。请他剃头的人越来越多。之后,每逢有人请他剃头,他统一要求以两个面饼、半块钱作为酬劳。由于只有他有这手艺,所以生意兴旺。他从早忙到晚,可挣得三十个面饼、十五块银币。旅客们争着找他。他们送给艾皮·绥许多需要的东西,比如干酪、菜油、鱼子和其他生活物品等。
  他也替船长剃头,并趁机向他诉苦,说干粮不够吃。船长同情他,说:“那你每天就带你的伙伴来我这儿吃晚饭吧,有我同路,别发愁。”
  他带着挣来的东西,回到住处,叫醒艾皮·勾。
  艾皮·勾睡眼惺忪,睁眼见自己面前摆着许多面饼、乳酪、菜油和鱼子,惊讶地问道:
  “你怎么弄来的这些食物?”
  “这是安拉赏赐的啊。”艾皮·绥说。
  艾皮·勾迫不及待地就要大吃大喝,艾皮·绥制止他,说道:“兄弟,你暂时别吃。这些留着以后慢慢享受。告诉你,我替船长剃头,他答应我每天带你到他那儿吃晚饭呢,今天我们可以上船长那儿吃头一顿晚饭。”
  “我晕船,你就让我在这儿吃吧。你自己去陪船长吃好啦。”
  “没什么。”艾皮·绥说。
  他刚坐下,艾皮·勾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吃喝起来。他饿虎扑食般地把面饼撕下来,塞在嘴里,好像几天没吃东西似的,第一口还没咽下,又塞进第二口,边嚼,还边瞪着手中的食物,一个劲儿喘着粗气,就像饿牛吃草料一样。
  这时,一个船员来到这儿,说:“理发师,船长请你上他那儿去吃晚饭。”
  “你也一起去吗?”艾皮·绥征求伙伴的意见。
  “我走不动呀。”艾皮·勾拒绝道。
  艾皮·绥独自船员赴约。船长和同事们已坐在桌前,桌子上摆着二十多种菜肴。
  见了艾皮·绥,船长问:“你的伙伴呢?”
  “他晕船,睡了。”
  “那没关系,慢慢地就会习惯的。你请入席吧,我们正在等你呢。”
  船长把一盘烤羊肉留下,又拨了一部分菜肴在盘中,然后他们开始吃喝,饭后,船长指着留下的那盘菜对艾皮·绥说道:“拿去带给你的伙伴吧。”
  艾皮·绥收下菜肴,带回住处,见了艾皮·勾说:“船长真好!我告诉他你晕船,你看他给你送什么来了?”
  “给我吧!”
  艾皮·绥把盘子递给他,他见了食物,犹如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