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二卷 燕山绝脉 第三十七章 火烧连营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我又把剑拾了起来,再也不敢乱捅了。自从被卷起地血脉里,碰到的红虫、巨兽、人头怪等等虽然恐怖厉害,但基本上可以肯定它们都是活的生物,而不是冤鬼恶灵!所以我认为这个脉局里,应该不适合鬼灵生存(这也可以解释为何黄仙们要驱逐二兔子的鬼魂离开),那么,我们面对的东西不论多么诡异离奇,都应该是生物。

  对付活物,当然有活物的法子,不能用捉鬼那一套——再说了,我现在全身上下也没有捉鬼的法器。又不能喷血,这倒不是我舍不得一点血,而是怕血腥味再把红虫刺激变异喽!

  因此,简单点说,就是魔法攻击无效,得用物理攻击。

  可是物理攻击人家又会放黑火,黑火还会顺杆爬……操!你不会放火嘛?豁出去了!老子也给你放一把火!管你里面有什么东西,老子一把火全给干掉!

  伸手进衣袋里乱摸,身上已经什么可用的都没有了,“威子,你身上带纸呢吗?”

  “呃……人民币算不算纸?”

  “给我一张!”

  孙威把钱夹摸出来,抽了一张一百的给我。

  “换个一块的!”我要用来施法术,干嘛拿那么多钱浪费,一百块钱足够给贫困山区的孩子们交两个月的学费了。

  孙威赶紧换了张一块的给我。我左手握钱,右手结印,默念咒语,一簇微小的火苗在纸币上燃烧起来。

  光靠这一块钱可玩不了火烧连营,“威子把你衣服脱下来!”我也撕下自己的外衣,先前曾经掉到潭里,衣服现在半干不湿的,还挺不好点着。孙威的衣服也一样,被扣在女人皮肚子里时,浇了一身的人皮营养液、蛊虫脑白金。

  我拿着纸币去烧湿衣服,冒着大黑烟,好容易才点着了。我抡着衣服就向红虫扑击最疯狂的地方甩过去。只听“篷”地一声,那幽黑的地方突然窜起大火,火势大的简直让我以为那黑暗的东西是汽油做的。即使在火烧之下,这个东西也看不出来是什么,只看到一团大火在空中燃烧,很多的小红虫被烧死,空气中一股焦臭味道。

  那东西又发出刚才那种惨厉的叫声。看来我跟它赌气放火以牙还牙,还真是歪打正着啊!

  “哈哈,看见了吗?暗黑破坏神就是这样练成的!”我自吹自擂。这把大火一烧,什么东西怪物都得烧没了。

  没有凭借物,熊熊的大火在空中向我们扑过来。看来那黑暗的东西是种奇怪的物质,可以吸收光线,所以眼睛看不见它,但却极易燃。

  “死老俞,你想烧死我们哪!”孙威跳上来给我一拳。“还不他妈的快跑!”掉头就向后跑。

  我一把拉住他:“不能向后去,后面全是白骨,如果烧起来这火没救,咱们肯定就得被烧熟了!”

  “那怎么办?”孙威恨不能踹我。

  “死活就这一条路了!咱们向前冲吧!”我把身上仅剩的那片人皮拉下来顶在头上,这会火势不小,估计小红虫也不敢追上来咬我们。

  孙威无奈,也只好照作。我们顶着人皮闪避着空中飞舞的火焰,迎面冲了进去。

  那些小红虫们也义无反顾地跟了上来,一时间火海里各种各样的怪声都有。

  冲进火焰之中,只觉得好象被埋在沙堆里,全身使不上力,身上传来一会冰冷入骨一会灼烧难忍的的疼痛,我跟孙威也玩了命了,管他什么,就是向前猛冲。

  身前是可见的黑火,身后是我放的那一把火,一冰一热,完全相反的两股火互相抵消,所以虽然被烧得疼痛,但也不是无法承受。

  逃跑中想起一个词“反物质”——这是科学家发现与物质对立的一种东西。而这个黑暗物,吸收光线,眼睛不可见,会发出冷彻的黑火,也是与我们日常所见完全相反对立的,不知道在科学上应该归类于什么范畴。

  我放的那把火已经烧了过来,火势已越来越大,我拽着孙威狂奔,身后的衣服几乎都给烧着了,孙威气疯了,一边逃跑还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骂我。

  其实不用孙威骂,我心里也在后悔,肚子里骂自己一万多遍了。脑子坏掉了才学诸葛亮玩火烧连营!人家是在江面上,而且有东风相助。俺呢?俺是在闷罐子里点汽油,纯粹是在玩自焚哪!

  二兔子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我现在根本顾不上它,反正它也烧不死,没准几分钟之后,我跟孙威就留在这里跟它永远作伴了。

  正想到二兔子,就看到它站在不远处的拐角跟我们喊,“这里!这里!”

  我们来不及细想,就冲它奔过去。二兔子指着前面,那里有一个巨大的祭台,我匆匆奔过去,发现祭台黑漆漆的,拿手中短剑敲了敲,发出金属的声音,凹印中嵌着一块牌子,上面刻着字和花纹,我伸手去拿,居然没有拽动。仔细一看,原来是嵌在祭台上的。

  火又烧过来了,孙威急得直喊:“老俞你就别财迷了,垃圾破烂咱们不要,逃命要紧!”

  “知道了!”直觉上我认为这个祭台和牌子是很重要的,但确实没有时间了,我拿短剑用力一撬,把牌子撬下来,顺手别裤腰带上。

  牌子被撬下来的时候,耳边响起一个呻吟样的声音。怪声太多,我也没往心里去,此时前方已经没有路可逃了。

  老天!您老人家不是真打算在这里把我们哥俩烧烤了吧?我们可真没做过什么了不起的坏事呀!

  自从进入这个地方以来,我不但被虫咬巨兽追,还掉到潭里被水淹人头怪打,然后又被火烧,金木水火土诸般大刑,也快受全了吧?

  金木水火土——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如果寒潭属水,青石属土,再加上黑火、金属祭台,五行之中,还差一个木。

  火此时已烧到面前,阳火已完全迫退了寒火,我就奇怪了,那个黑暗的物质就烧不完了!那不成永恒动力了嘛,拿外面卖火电厂肯定能为国家节省不少的煤炭资源……

  火已经烧到眉毛,我跟孙威向祭台后躲去,能多活一分钟就算占一分钟的便宜。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