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三卷 苗域桃源 第三十二章 僵尸娘子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有没有搞错!

  这一吓,我的脖子都有点僵硬了。努力斜着眼睛观看,发现身边全是女人的脚!三寸小金莲,满族花盆底,平地白皮鞋,敞口黑布鞋,老式高跟鞋,美国大马靴,盗版耐克运动休闲鞋……..

  晕!这些女尸什么时候都到我身边集合来了?

  我躺在地上,心里正暗暗叫苦,鼻子突然闻到一股异味——典型的臭脚丫子味道。

  谁没洗脚啊这是!这些女尸看上去打扮得挺象那么回事,一个比一个漂亮,怎么还有这么不讲卫生的?

  身上仍然没有力气,我转动眼睛,跟个变态窥足癖似的,偷偷打量着,想看看哪个女人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懒婆娘——突然,“蹭”地从地上坐了起来。

  再也顾不得别的,死死地盯者一双穿盗版耐克鞋的大脚。

  这双鞋本色应该是白的吧?不过经过长途跋涉,早已经变成灰黑色,上面的耐克标志倒挺醒目,些是2007年的新款,跟我前阵子在杂志上看到的一样,中国的盗版事业就是发达,居然跟时尚步伐这么紧,人家新款刚面世,盗版就出来了。可惜这双盗版耐克质量和做工却差了很多,左脚有个地方已经张了嘴,露出一线袜色,浓浊的臭味正从里面传出来!

  我的心中七上八下,不知是喜是忧!良久,缓缓地抬起头来,这双盗版耐克的主人,正呆呆地俯视着我。

  在一圈姹紫嫣红,花枝招展的漂亮女尸中,伫着一个脏了吧唧的大老爷们。

  我认得他,也是熟人——在昂岩寨碰到的五个人中,那个一脸横肉的小伙子。

  他脸色青紫,眼睛凸在外面,鼻子下垂着两道血丝,舌头伸在嘴巴外面,神气非常的狰狞。

  我打个寒噤,不用去翻眼摸脉,也看得出来,这小子已是一个死人。

  我虽然对他没有好感,但在这个诡异神秘而又危机重重的地方,能够碰到熟人,总是件好事,谁料到这个熟人却已是死人,来不及兔死狐悲,心中疑虑丛生。

  如今看来,先前在我们前面做路标的,肯定是在昂岩寨碰到的五个人。只不知他们何以会突然来到这里?又是抱着什么目的?这小子为什么会死在这里?其余的人呢?

  又想起自己只怕是做错了事,居然会留下路标,如果孙威和五哥真的找到这个鬼地方,按可不知道是福是祸了。

  身体突然一震,我知道了!

  我知道这竹林地的烩阵大概是怎么回事了!

  难怪自己会觉得越来越疲倦,简直只要一躺下去就要睡死过去的样子,原来这个阵是专门收摄生灵之气的。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死的,竹子,树木,桃树,草地……都是被那个阵法吸走生气,形成死身。

  那光线并不是自然光,而是杂烩阵利用法术,以生克之力直接作用于人目,通过视觉神经传达到脑部,从而感觉到光亮,这也是为什么看不到影子的原因。可是,这又绝不同于幻视,我所见的物事,又确确实实存在着。只不过不是由我亲眼看到,而是被法术将影象直接传递到眼睛里罢了。换句话说,那阵法想让我看到什么,我才能看到什么。

  如果没猜错的话,青幡之所以挂在空中,应该就是起在这个作用上的!不过,仅凭幡阵是不够的,应该还有什么邪物在与之呼应。

  大费周章地弄这样一个阵法有什么用呢?我猜想,很可能这个地方有两个世界,一个明的,一个暗的,阵法让我看到的是明世界,而暗中的那个,只有破了这个阵法,自己才能用眼睛看到。打个通俗的比方,假如面前并肩站着两具女尸,但在阵法的作用之下,我只能看到它让我看到地一具,而另一具即使就在旁边,我也看不到。但是,看不到并不等于它不存在,只是阵法不让我看到而已。

  这么绕来绕去,想的我头都疼了。不知道这个阵法叫什么名字,但我发现其有三分类似于佛家的悯人悲魔阵。悯人悲魔阵主要是佛教用来降妖除魔的阵法,但却是以感化魔头,促使其心静宁和,自身省悟为主旨。而这个杂烩阵,却邪恶无比,居然使我在不知不觉中上了道,刚才要是睡过去,只怕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摸摸裤袋里悟空扯下来的小幡,这东西很重要,决不会只此一面!

  很想让悟空再去找找其他的,又觉得不妥,因为这个阵只有三分似佛家的悯人悲魔阵,我没看出来,主要是因为这个阵势法术布在十数米的空中,幡被茂密的竹叶挡住,并没有看见。而另七分则纯是中原道家理论构建的,这个我在没进阵前已经察觉了,而且我坚信自己绝对不会走眼!

  给我感触最深的,是这么一个阵法里,充满着矛盾,但又奇异般地融洽和谐。

  例如,佛家和道家的法术从理论基础到实践应用就是矛盾的,但最后却归于一点,都是教人得以超脱;而这阵法既是摄灵又是养灵,一方面以阴气培育死灵生长,一方面又利用桃木辟邪克制;那些女尸,可能既是被阵法害死,又反过来护佑这个阵法…….

  真是高手啊!知道后世要提倡建设和谐社会,居然提前创造了一个调节利用诸般矛盾,却又极为和谐的大法阵!

  我坐在地上,被一群尸体围在中间,这情景很象为我举行遗体告别,群尸集体默哀,又诡异又滑稽。我屏息静气地等了一会,群尸并没有对我上下其手,只是默默地望着我。我给它们看得全身发毛,那种懒洋洋的倦怠感渐渐地又要占据我的意识。

  用力咬了一下舌尖,疼痛使我霍然一醒,不行,不能在这里等着了,非睡死过去不可。

  我勉力站起来,在众尸的包围中,大着胆子去搬横肉男。一来是男女授受不亲,那些女尸虽然漂亮,但也太古怪,我是不敢动的,二来横肉男总算是熟人,应该不好意思对我出手吧?

  横肉男的尸体肌肤柔软,摸上去犹有余温,鼻下的血痕还是新鲜的,看样子刚死未久。我刚动他一下,他的肚子突然暴开,一股腥臭的气息差点喷我一跟头。这个时候,我发现,他的肚子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不知道是被什么掏了五脏六腑。

  我又惊有怒,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抬头看看似乎无尽的竹林,叹了口气,把它挪到一边,本来应该按照人道主义精神,将之就地安葬,不过现在可没有精力,只是将它放在一从雨竹下面,做好记号,等找到他的同伴或者到自己能够安全离开的时候,再来想办法将它带回故乡——哎!学了赶尸的技术,我是不是也落下职业病了?

  老实说,这些尸体并不是象别的僵尸那样凶猛,看到生物扑上来就咬,它们一直是温和的,迄今为止没有做出任何粗暴的举动来伤人,只是瞪着一双双眼睛死死地看着我,但惟其这样,才更让人心寒。唐僧落入女妖手里被逼成亲时,感觉一定是九分害怕夹杂一分男人的欣喜吧?老子我却连这一分信息都没有,老是提心吊胆,不知道这些女尸下一步准备怎么对付我——是拿来当老公还是当美食?不管怎么样,都是被分而“食”之,这下场简直“惨绝人寰”!

  用剑砍下一段竹杆,削去竹叶,做成一枝打狗棒——呵,赶尸棒。我用这只棒子,将女尸们一个个拨开,趁它们东倒西歪露出的缝隙,侧着身子在里面挤了出去。

  悟空自动跳上我后背,我们爷俩,小心翼翼地在尸林中穿行。无意间一回头,发现身后跟上来一大队女尸,它们默默地跟在我身后,行动呆滞却无声无息。

  靠!搞什么鬼啊它们!我头皮发麻,身上掉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干吗跟着我啊?再跟老子把你们拐到城市里,也开个“天上人间”,不,开个“地狱桃源”,凭这一票艳尸,生意应该错不了,难老子就不当法师了,当老鸹去!哦,在那种特殊的行业里,男的好象叫龟公吧?

  不是我思想龌齿足,而是这个鬼地方,只要脑子一停下来,我就想躺地上睡觉。所以只好一边胡思乱想,一边乱走。

  在外面的时候,竹林看上去并不太大,可是,现在我已经走了一个小时,居然还没有找到出口。身后那群女尸好象都走累了,有的头发散乱,有的衣襟松懈,有的鞋子都走丢了。哎,它们还真是锲而不舍啊!我摸摸头发,拽拽衣角,自己究竟是那儿有魅力,这么吸引女尸呢?

  只有一丝微弱的神智,还在迟钝却顽固地惦记着:“影子……影子……影子……民间传说……影子……是……人的……灵魂……灵魂……被暗算……”

  这个念头仿佛是一根针,刺得我激灵一下,突然惊醒过来,墓地睁开眼睛,目光所及,顿时吓得不敢动弹。

  自己是躺在草地上的,悟空坐在我的肚子上东张西望,而我的目光所及,却是脸颊边上那一双小小的红色绣花鞋。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