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三卷 苗域桃源 第四十六章 须弥芥子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芥子是一种极纤细轻微的东西,却能把须弥山收容起中,这个典故出自佛经,细说起来禅意盎然,颇有意韵,但我辈俗人却颇难领会其中的深意。我也是无意中看到一则古代逸事,才对‘纳须弥于芥子’有了更感性的了解。

  据说在唐代一位江州刺使李渤曾经认为佛教‘芥子纳须弥’的说法是骗人的,因此质问智常禅师。禅师回答颇为机敏,显露出高僧的大智慧。他问李渤:“人称你读书破万卷,是不是真的?”李渤说:“当然是真的,我读书何止破万卷啊!”禅师又问:“那么你读过的万卷书都保存在哪里呢?”李渤用手指着脑袋说:“当然保存在这里!”禅师说:“奇怪,你的头颅只有这么一点大,怎么能装下万卷书呢?莫非也是骗人的?”李渤始无言以对,继尔豁然大悟。

  佛经的典故只是讲述一种禅理,其中芥子是虚幻的,须弥当然也没有实质,但根据这个禅理,经过中国古代佛门高手的发扬和改造,已真的形成一种奇妙的法术,可以把很大的东西收藏在很小的空间之内,而且虚虚实实令人摸不着头脑。这听起来倒不稀奇,真的有些象机器猫的百宝袋,而且现在很多网游、修真、仙侠和玄幻类小说里写到什么‘贮物手镯’、‘乾坤宝囊’之类的,似乎也有这个功能。但那毕竟只是小说和动画中的东西,而这个法术,却是确确实实流传于中国的民间。只是没有人可笑到用它来当贮藏室,更多的是被数术高手用在设阵和布局之中。

  既然认定眼前所见是‘芥子纳须弥’一类的法术,那么——是我变大了还是景物变小了?是我身体仍然在原来的塔内,还是塔在我的身体或者意识内?

  换句话说,我是芥子,还是须弥?

  塔中之阵,阵中之阵,我越绕越糊涂,越想理清楚就越不清楚。这种古朴的哲学思想,正想反想都是道理,大师们研究一辈子也辩论不明白的,简直可以活活把我着俗人折磨疯了。

  唉!看来老俞我是一点慧根都没有啊!只知道如果解不了这个局,我不管是须弥还是芥子,只怕都得在这里面混一辈子出不去了。

  平时我并没有特别关注过这种奇法的破解之术,只隐约记得这种阵不是‘破’的,而是要‘解’的。破和解虽然目标一致,但也有细微差别。前者含有破坏毁灭之意。而后者却平和的多。主要落实在解密上,所以使用的数术手法也有差异。

  可惜,不论是‘解’还是‘破’,我都没有成形的想法。

  心里有些烦躁。瞧着那小塔很不顺眼,从它想到它那个大塔哥哥,又由此想到孙悟空挥舞着铁棒喊“大大大、小小小”的威风,又想起托塔李天王,再联想起雷锋塔和白娘子及中学时学的一篇文章《论雷锋塔的倒掉》,脑袋乱七八糟转得跟风车似的,下意思的伸出手去扳住小塔摇一摇。

  满以为这塔虽然小,但怎么着也是金属的,分量一定很重,轻轻一摇不会弄坏。谁知手刚往上一放,它就歪着倒了下去,我急忙抱住它,差点被压的坐那儿。

  正要使劲将它推正,看到底座上放着什么东西,于是我把小塔放躺下,凑过去细看,我倒!小塔下郑重收藏的居然是一碗米!

  其实,说是一杯米更贴切些。

  因为这座小塔高不过米,直径十几公分,所以小碗也只有普通的茶杯大。我伸手就将它端了起来。

  碗是用藤根挖的,柔和的原木色,很精致,杯壁打磨的很薄,厚度不到半毫米,外面用极精巧细致的手法雕着花纹,一看就知道是那几种在苗疆常见的符。杯里放着多半杯的米,还不是一种,幸好我还有点生活常识,分的清里面是大米、小米、麦粒、黄米和豆子,也就人称五谷的‘黍、稷、麦、菽、稻’。

  这五种米掺在一起,在民间术法中很有点讲究。五谷米,在法术中一直有吸引灵魂的作用,长被用来将阴间的死魂灵引到阳间,但反过来,当然也可以将阳间活人的灵魂吸入 阴间。难怪我先时曾有灵魂离体的感觉,八成就这一小杯米在捣鬼。

  在南方民间流行一种法术叫“问米”,会做这种法术的人一般称之为米婆。米婆作法必备的不是普通法术常用的符咒,而是五谷米。她们以特殊的法术借助五谷的力量,可以引渡鬼魂附身,为别人卜问前程、姻缘和吉凶。米婆,其实在北方就是‘跳大神的’,只是二者虽然最终目的相同,但技分流派,南方米婆和北方神婆所用的法术不同,后者不常用到米而已。

  即使是现在,北方很多地方还有这样的风俗,人死后陪葬之物,术师都要死者家人必备‘五谷杂粮囤’,也就是一个容器装着五种谷物,这东西在一般的纸扎葬品店都有的卖,不信的可以去这类店问问。

  说了这么多关于五谷米在我国南北民间法术及敛葬中的用处,目的也只不过是想让自己对这杯在塔下镇着的杂合米更重视一些而已。不过重视归重视,中国的术法太也博大精深,我从书上看的知识终究还是死的,对着这杯米横看竖看了半天,除了对其不知道历经多少年头也不腐朽表示佩服之外,也不明白其放在这里有什么意义。不过,谷物无疑是木属性的,正合了我推测的金克木之说。

  从衣袋里找出一张纸巾打铺在地上,将米倒在上面,想看看问题是不是出在杯子里面。背子底部略厚。刻着米粒大小的符字,还用朱砂填着,内壁很光滑,明明是藤木的,但因为太薄,外壁雕的符在里面隐约可见。

  我翻来覆去的看这个杯子,总觉得这上面有些什么东西是很熟悉的,是符吗?符当然是熟悉的,进苗疆以来,走到哪儿都跟这几种符打交道。喏,这个符脚大开大合的,是道家的‘乾坤正气符’,这个笔意朴拙的是佛家的‘千叶慈悲符’,而这个细密有致的是‘地煞夺天符’……

  陡然一楞。我怎么突然认识这些符了?

  呆呆的看着藤杯,蓦然大叫一声从地上跳了起来,‘咚咚咚’在自己胸膛上擂了三下,悟空吓得‘嗖’就蹦出去了。

  俞越你这个笨蛋!白痴!蠢材!居然到现在才看出来是怎么回事!你脑袋是干嘛吃的?养鱼用了?还是被驴踢过、被门夹了?

  我痛骂自己!他妈的我居然一直被那些不认识的符糊弄的蒙头转向的,刚才透过藤杯内壁看到外壁的符痕印迹,才明白过来。这他妈的是反符!是把符反着画的!

  我拿出手机,在像册里调出一路走来所拍的符形照片,按相反的比笔画划在地上,果然差不多每一张都是认识的。

  想想又生气又觉得可乐。我因为这个盗版桃源里融合了佛道两家的法术,因此也一直认为那些符是兼具佛道两家的特点,其实也不过是因为这两派的符同样是用字、线和点构成,一反过来看,当然什么都象又什么都不象了,倒把我蒙够呛。弄明白这个东西,胸中豁然开朗,笑骂道:“你奶奶的!骗的我好苦!”

  符反着画,是不是就会起到相反的作用?比如这‘乾坤正气符’变成‘乾坤邪气符’、‘千叶慈悲符’变成‘千叶残忍符’什么的?虽然这种说法我在书上找不到根据,但瞧盗版桃源的邪恶劲,也知道是差不多这样了。

  这些种正符从名字就知道其是‘弘扬天地正气、光大慈善事业、推广爱心工程’用的,可现在你瞧瞧,这快地儿都成什么了!

  僵尸横行,邪物作祟——哎!看书只会把人看成书呆子,知识还真是活学活用最重要哪!

  既然知道了其中的奥秘,事情就好办多了。我琢磨着,也甭管自己是须弥还是芥子了,就算是芥菜头再被腌渍成咸菜疙瘩,也得搏那么一搏了!

  ‘解’这个仿‘芥子纳须弥’局的关键,应该依其势而推它一把,让它‘过犹不及’,什么事情做得过了,也就是做错了、做坏了,跟没做和没做好的概念一样。

  这是儒家的中庸之道,刚好暗合我天机门祖师自创的术法。

  想了想,这事只怕还是得让我放血。

  将纸巾上的五谷米重新装入藤杯中,一狠心把手背上伤口敷的药布揭了下去,孙威医术还挺高明,悟空挠的那几道血痕居然慢慢收口,揭药时缺又给碰裂了,有少量的血渗出。我咬咬牙,用力在伤口上挤压,疼的直冒冷汗,血流加快,滴入杯中。

  当然不能放满杯的血,那太浪费了,我估摸着差不多够拌米的了,急忙又把伤裹上了。手指伸到杯里搅和搅和,让每粒米多少都沾上点血。然后捏着米粒在小塔的塔基上,画了那道‘殊途同归’——声明啊,程咬金号称三斧子半,而老俞我总用这道符,却并非我天机门自创的功夫就这一下子,其实还有不少的武功术法呢,只不过这里用不上,所以先不提了。

  这道符一下,脚下陡然传来剧烈的震动,身子也跟着晃动起来。周围的竹木‘簌簌’作响,接着就是猛烈的摇摆,我先前被‘洗衣机’甩怕了,反正现在也站不稳,索性一个鱼跃,扑倒在地,牢牢抓住一大把竹子,可惜这些小竹子还没手指粗呢,也不知道顶不顶通用。悟空一家伙跳到我背上,一只手握着麻花,一只手搂着我脖子。

  震动越来越强烈,头上异声呼啸。我身体被扔上扔下,跟个口袋似的,但抓着竹子的手说什么也不放,心里胡琢磨:“搞不好引起地震了吧?还不得是八级的呀?这得给苗疆人民找多大的麻烦哪!”

  手中那篷竹子,突然被我连根薅了出来。我一个“晕”字还没说完,人已被高高掀起。随即‘啪’的摔在地上,这一下摔得甚重,我‘哽’了一声,差点背过气去,直翻白眼,心里这叫一个骂。

  “老俞!老俞!你丫可真神,都学会瞬息移动了!突然就从半空掉下来,没摔死你真便宜!”耳中停到孙威在叫我,然后感觉到他在我前胸后背连拍带按。

  过了好半天,我缓过劲来了:“去去去,一边去!”将他推倒一边,睁开眼睛。随即看到面前。‘竹桃与怪塔同立,孙威和僵尸齐在’,顿时高兴起来,“俞家祖宗积德啊!我俞汉三又回来啦!”

  正要开口,悟空‘嗷’的一声怪吼,奔着孙威就蹿过去了,大爪子就往他脸上挠。看样子还记得先前孙威拿它当替死鬼塞进塔里的事情呢。

  孙威吓得“妈呀”怪叫,掉头就跑。

  “哈哈哈!”我大乐,既幸灾乐祸,又担心悟空真的挠上孙威,就它那爪子,一把下去他脸上就得开花,急忙拔腿追了上去。

  咦?悟空不是缩小了吗?怎么现在又变的和原来一样大了?是真成会变形的金刚还是我看错啦?

  一时间心思紊乱,这鬼地方,究竟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幻的?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