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三卷 苗域桃源 第五十一章 移形换位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只微一踌躇,圣人有言道:死马当做活马医、死猪不怕开水烫、置之死地而后生……虽然死死死的不吉利,不过后边还有一个‘生’嘛。

  心一横,口中念念有词,食指在屏风上画下了‘太一正灵符’。

  耳边突然响起奇怪的啸声,声音非常的尖锐刺耳,仿佛是地狱里传出来的。我只觉得头脑微微一阵眩晕,定定神再看,眼珠差点没掉出来。

  眼前仍然是冰殿,家具物品也都在,地上的碎冰片和屏风前的大条案也在,屏风上的奇禽怪兽也在……只是,我看着它们的视角,却和以前不一样了,感觉它们离我很近又很远。

  正在感觉奇怪,面前踱过一只鸟,是那只毕方,似乎很不习惯脖子上的‘领结’,一边走一边抻脖子。侧过头又看见,金乌光着腚在殿角,仿佛小姐卖春时被警察抄个正着,因为没有衣服遮体很害羞的样子。狰肿着个大脑袋在地上走来走去,看上去很兴奋,而一只骄傲的火凤凰站在古董架上伸颈高啼‘喔喔喔’——这凤凰怎么和公鸡似的?它倒是会叫不会叫啊?难道也跟丑小鸭一样的遭遇?鸡窝里长大的?

  我正看这凤凰冒充鸡不爽,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头了!

  它怎么是站在古董架上的?

  我揉揉眼睛,没错!不单凤凰站在古董架上,那边的一张冰椅上还趴着一只赤虎,条案上有几只大鸟唧唧喳喳的互相狂吵,一只半大的熊踩着个掸瓶玩杂技……

  我‘咕咚’一声,载倒在地,却发现孙威早就躺在地上了。

  我们两个互相看看,然后抱在一起,心里那个憋屈哪,差点放声大哭。

  “完了老俞。你简直太有才了!我打小就认识你,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有才呢?!”孙威心酸的说。

  “我错了!我该死!我有罪!威子你骂我一顿吧!要不打我一顿也行!”我垂头丧气的说。我再笨也知道这会儿他不是夸我呢!

  我那太一正灵符一下去,还真他妈的起作用了——不知怎么搞的,把屏风上所有的动物全放出去了!这也罢了,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还把孙威我们哥俩整进屏风里来了!

  我伸伸胳膊腿,身上一无挂碍。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如果不是视角问题,根本发现不了自己进了屏风。爬起来试着走走,前后左右哪都去得,但不论怎么动,脚下都是冰洁澈骨,仿佛无边无际一样。我东掏西摸,拳打脚踢,处处都是虚空,和站在正常的空间感觉一样。但又感觉有很大的不同。

  折腾了半天,我又发现一个令人郁闷的事,不论我怎么折腾,怎么走,眼睛所看到的视角都不曾有半丝改动——这意味着,我自以为自己走出好远,但实际上却根本没有动地方。

  我趴那儿喘气!靠!我他奶奶的要抓狂了!

  “我不打你,也不骂你!”孙威趴在我身边,满怀酸楚,“我现在想打想骂的是自己,我他妈的怎么就这么信任你这个半瓶醋二把刀四门斗三脚猫,把这条老命交到你手里呢!现在可他妈的好,不但命交到你手,还得交代到你手!”

  我被骂得老羞成怒,脸红脖子粗,孙威嘴太损了,骂人还带绕口令的,不过想想确实是自己的错,怕招来他更多的话,只得忍气吞声。

  正有气没处发,觉得有什么东西碰我的腿,低头一看,居然是悟空。顿时大怒,一把揪只它后颈,骂道:“都是你这个闯祸精,就不会老实在哪呆着,没事你跑这里来干嘛?连累老子也跟你进来!”

  悟空可怜巴巴的看着我,一把抱住我的腿。

  “去!一边去!老子烦着呢!”我把它拎到一边。

  孙威在旁边冷嘲热讽:“你自己笨,找猴子麻烦做什么!”

  “我愿意!管得着嘛你!”冰殿里这会儿挤挤攘攘真跟马戏团似的,数百上千的禽兽们可劲的撒欢。我在屏风里看着它们,想起现在自己的处境,唉!总算明白动物园的动物是什么心情了。

  悟空看我生气呢,又爬了过来,讨好的看着我。

  “去去去,那边玩去!”我赶它走,同时思考出路。

  悟空突然呲牙一乐,顿时吓了我一跳。

  自从和它混到一起,这还是第一次看它乐呢。我还以为僵猴子不会乐的!

  “笑什么笑!瞧你笑的,跟哭似的!”

  悟空果然捂着脸,脸上做出哭泣的样子,皱鼻子抹眼泪,惟妙惟肖。

  我顿时心软:“喂!你还真哭啊!我也没说什么啊!不就是让你一边凉快去嘛!那是为你好,这地方太热,我怕你上火……”

  悟空突然两手按在胸口,做出西子捧心的样子,袅袅婷婷来回走了几步,虽然形容丑陋,但却别有一种千娇百媚的风韵。

  接下来,它又做出愤怒状,戟指大骂,也不知道是荆珂刺秦还是击鼓骂曹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曲目。

  是我有毛病还是悟空出问题了?如果我没毛病,那悟空铁定是被什么玩意附体了?呃,放着我和孙威两个大活人在这儿,有什么东西如此没有眼光,附到一只僵猴子身上啊?

  用力擦擦眼睛,仔细看悟空,发现它跟平时长的不一样了。心里有点不踏实,不是孙悟空碰上六耳弥猴了吧?它脸上带的这是什么玩意?跟个面具似的。这……这不是麻花嘛?!

  麻花不知道什么时候以被抻成薄薄的一个假面,悟空把它罩在脸上,随着动作,假面上做出各种表情,忽而轻颦浅笑,忽而横眉怒目,忽而刻薄讥诮,忽而娇羞垂首,悟空在这些表情的变幻中,一会含情脉脉如江南少女,一会箕距袒腹如关东大汉……

  晕啊!这哪是悟空啊,这分明是一表演艺术家嘛!

  我在一边热烈鼓掌,孙威也给吸引过来,连声叫好。

  悟空在喝彩声中,表演的越发卖力,窜蹦跳跃,翻筋斗玩劈腿,表演猴拳,一整套功夫做得完整又漂亮,显然受过极好的训练。收势之后,它居然拱手为礼,然后捧着两只小爪到我们面前不住鞠躬。

  我怔了一会,突然明白了,急忙在兜里找出几枚硬币放到它的掌心,悟空高兴的跪下磕了一个头,又跑到孙威前面讨钱,孙威忙也给了钱,这次悟空给他翻了个筋斗。

  看着它熟练至极的动作,我认定悟空绝不是只野猴子,生前的主人一定是打把势卖艺跑江湖的,它被训练得简直太好、太专业了。而那个麻花被拽卡可这么象面具,它八成真的就是面具成精,而且一定是悟空过去表演时常戴的,不然悟空干嘛老抓着它不放!

  我摸着悟空的头,心中疑惑不解,悟空在怎么成了僵猴子的?它的面具——麻花。又是怎么掉到盗版桃源中的竹楼里的?

  悟空乖乖的蹲在那里,脸上的面具立刻做出小鸟依人状,肉麻得我起一身鸡皮疙瘩。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悟空和麻花的时候,我要做的,是想办法出去。不然早晚被阴冰吸成僵尸——僵尸也就罢了,可被镶在屏风里,还是一僵尸标本。

  那些禽兽类的东西是怎么出去的呢?当然,这是指在我跟孙威进进来它们出去之前,与我们车轮战的时候。

  仔细回想之前的情况,它们出来的时候,好象身周围起了一团水隐隐的雾气,水雾不就是水嘛?这些东西是火属性的,克制之物起了变化,禽兽们便活了, 而且因为水之变,屏风布局性质也有了微妙的改变,所以它们便能够出去了。

  如果真的是我想的这样,怎么样激起水的变化呢?除了这几百CC的血,身边没有任何跟水有关的东西……

  我猛的站起来,背对着孙威,拉开裤子,放了一泡水。呵呵,差点忘了,咱还有至阳的法宝童子尿呢。虽然我的岁数离童子还是远了点,但可确确实实是童的!因为不知道管不管用,我也没跟孙威商量,省得他又罗嗦。

  “喂!你憋不住去那边尿去,还让不让人活了?”孙威嚷。

  热尿落地,视线突然变得有些模糊,身周突然起了大雾,几乎什么都看不清楚。我就象个盲人一样,伸手一划拉,先把悟空抱起来,又抓住孙威,试探着向前迈出脚步。

  一步,两步,三步……

  眼前越来越清晰,等到终于能看清楚了,赫然发现我跟孙威是站在屏风前。

  终于出来了!我们根本来不及松懈,便感觉到无数的小火球、大火球、疾光火线、爆裂火焰、三级火墙术……向我们喷过来。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