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四卷 迷失故国 第五章 觅灵器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孙威面色惨然,“那洛蓝……洛蓝会不会已经……”

  我无法回答。

  这东西占据洛蓝的身体,洛蓝的灵魂必已被它赶走。若只是平常的怨魂也就罢了,最多是洛蓝的灵魂无法归依,我还可以做法将之招回来。但这怨魂并非是死魂,而是生魂,是人活着的时候就被摄出体外的魂魄,它保留着生前的全部记忆和本能——从目前看,它居然也是弄法术的,而且看来见识不低。

  这样一来,洛蓝的灵魂就不一定被它做什么用了,要找到她并不容易。

  换句话说吧,就算这老鬼再厉害,想要收了它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难的是要把洛蓝完整无缺的找回来!

  “威子你先睡,我去看会书!”我要去临时抱佛脚,看看《天机不泄录》里有没有好法子。

  孙威没精打采的说:“我睡不着!”

  “睡不着——那你数钱去!琢磨着把这些东西卖了能换多少钱!”我进书房顺手把那箱子的财宝递给他。“你老婆的事我负责,你呢,反正也帮不上忙,就考虑下这些吧!”反正闲着他也是闲着,不如让孙威把这些宝贝归归类,从明儿开始,就得拿出去黑市也好白市也罢的变卖了,湘西的事必须尽快提上日程。

  把孙威安顿到客房,我就进了书房,小心翼翼的拿出《天机不泄录》,慢慢的翻看起来。可是只看了几页,实在困得不行,只好放下书,悄悄回卧室去睡了。临睡前还安慰自己,反正那老鬼也不差这一会半会的,咱还是先养精蓄锐吧!

  还以为这一夜是睡不踏实的,谁知道一宿好眠。第二天日上三竿时才醒过来,伸个懒腰睁开眼睛,面前四只眼睛正盯着我猛看,吓得我一声怪叫蹦了起来,定神一看却是孙威和波斯猫阿呸爷俩。

  “靠!你吓死我了!”我愤愤然。本来也不至于这样害怕,可是这段时间精神一直都是紧张的,而且孙威可能是一夜没睡,脸上胡子拉碴,眼窝都陷下去了,冷不丁一看根本就看不出是人来。看来这小子这一宿被折磨的够呛啊!

  “干嘛你?数钱数到手抽筋啊?”嘿嘿,我是睡觉睡到自然醒,跳下床去卫生间放水。

  孙威居然也跟了进来。

  “出去出去!没看过是怎么着!”不客气的将他赶出去。我当然知道孙威的心思,他这是急出毛病来了——老婆被老鬼附体夺舍,自己有家难归,这事搁谁身上能不急啊!

  我把自己收拾完毕,出来看到孙威还坐在沙发上发呆。

  “威子,出来这么长时间,你不去医院看看?”我好心的提醒他,照我们哥俩这工作态度,估计回去得挨一顿臭骂。

  孙威看我一眼,摇摇头:“不去!我想跳楼!”

  “那随便你!”我说着去换衣服。

  孙威上来就把我衣服夺下来扔到一边。压着火气:“老俞,洛蓝怎么办?”

  我双手一摊,“我让你去单位你不肯,你让我怎么办?”

  “靠!还给你脸了!我上单位和洛蓝的事有什么关系?”

  “废话!你不去医院我上哪找妇人的血污之物去?”靠!当这千年老鬼是二兔子那样的小家伙呢?随随便便用个法术就能制伏它?要是那样,昨天晚上我还至于让它打走?

  孙威的眼睛亮了一下:“你的意思是……”

  我摸着下巴,很深沉的说:“我考虑过了,收拾这东西,得用点狠的。先污了它的阴气,灭了它的道行,将它逼出洛蓝的身体,然后再想办法找到洛蓝。”

  昨天我一直不敢下手,主要是担心洛蓝的生魂不知道被老鬼弄哪去了,不过现在想来,如果不收服老鬼,就不可能找到洛蓝,万一洛蓝的生魂被它用在邪法巫术上,那也只能从它嘴里逼问出下落然后再找。

  我做法术,一般都只用鸡狗之血,从来没用过妇人血污,一来书觉得这玩意恶心,二来也确实难找——说什么我也拉不下脸来,去和女人讨要或者去厕所偷用过的卫生巾!想想就汗!

  不过,妇人的血污,在玄门里一直被认为是最污秽之物,先前在燕山白马村,只不过因为地面上堆放了产妇的沾血衣物,血气便透了下去,污染破坏了地下的法阵。既然洛蓝(应该是老鬼,但为了叙述方便,暂时先用这个名字称呼它)偷狗,很明显绝不会是真的吃狗肉,而应该是取血做法之用,这就证明老鬼并不怕狗血一类的东西,所以我只好下猛药了。

  不过,妇人的血污有没有用我心里也没什么底,因为洛蓝本身就是女的,自己也有‘那个’,老鬼好象也没怎么在乎,所以除了这种血污之外,我还得再找些别的东西。

  这老鬼还真引起我的兴趣了,想想看,这个老鬼被关了一千五六百年,现在突然解放了,不好好逛逛去,却闷在家里利用奇门遁甲的搜魂术在招魂聚鬼——它究竟是用奇门遁甲在寻找什么呢?

  把孙威打发走了,我自己也没去上班。明知道去了单位就好受不了,索性能拖一天就是一天。我溜大街去了,主要是逛潘家园、琉璃厂和报国寺这类的地方,希望可以有意外的发现。

  在琉璃厂的一家铺子里,我买了一个飞爪百链索,这东西其实就是一根绳子,前面带个爪状物,主要是用来爬高之用。‘飞爪’对我来说没什么用,我主要是看中那根‘百链索’了。这条索子不知道是用什么动物的筋绞成的,里面掺着几股极细的银丝,坚韧而有弹性,我用点金指扯了几下,一点问题都没有。看来要想把这条索扯断,没个千八百斤的力气都不要试。现代的同类工具也许比它更有科技含量,但却绝没有这条索那种大巧若拙浑然一物的感觉。

  在潘家园转的时候,相中串玉髓佛珠。玉髓是玛瑙的一种,主要指颜色不复杂的天然玛瑙。这串玉髓佛珠色泽红透,应该属于锦红玛瑙,又称赤玉或者琼。佛珠一共十九粒,其中十八粒葡萄大小,上面雕着一尊罗汉,正是十八罗汉。正中一粒大若核桃,正面雕如来坐像,背面则是布袋和尚箕居憨笑。佛珠雕刻手法圆熟,刀工古拙,颇有意趣。

  这么一串东西,老板开价一百六十万人民币。

  靠!这家是开黑店的吧!当爷爷我是冤大头坑哪?

  我沉住了气和店主讨价还价。最终以四万五千元人民币成交。我带着老板找了一家银行把钱取出给他,然后把佛珠揣进怀里。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骂这个店主黑心。

  玛瑙这种东西,虽然是玉类,但由于产量多,而且是中低档玉石,所以价格并不昂贵。四万五千远,买一串玛瑙制品,可以说是相当不便宜,我等于是被痛斩了一刀。

  但令我稍有些安慰的是,看雕刻的刀法,这串玛瑙必已是三四百年前之物,绝对属于纯天然,而非现代染色优化过的。而且佛珠色泽光润柔和,显然是久经人手磨梭,得人体血气和阳气滋养。此外,常用佛珠的必是一心向佛之人,这串佛珠不仅有十八罗汉和释迦牟尼护佑,而且经持珠之人的向佛执念,已具备一定的精神力量。(古刹古观的佛像神明一直最为灵验,据说就是因为千百年来求佛向道的人多,心诚之下,形成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场。在这种力场的作用下,所以便有不同的神气现象产生。)

  这样说吧,玛瑙玉髓在古代被认为是长寿之石,而且号称所谓‘第三眼’,可以避邪挡煞,避免巫术的侵扰,用四万五买一串玛瑙珠作装饰品比较亏,但若是买一件沾染几百年佛气的法物,我又觉得心理平衡了一些。

  从古玩市场转到中药铺又转到菜市场,买了好几件东西,孙威打来电话,说已经回到我家了,就在门口等着,我便也打道回府。

  孙威提着个大包,一见我就喜上眉梢的迎过来。

  “停停停!”我皱着眉,“把你手里拎的东西离我远有点!”不用动脑子也知道孙威手里拿的什么。妈的一想到过会儿要弄这些玩意,就恶心死了。

  开门进屋,孙威把袋子放到卫生间。“老俞,你家有吃的吗?”

  “我上哪知道去!打回来我还没进过厨房呢!”

  孙威奔厨房就去。

  “喂!”我在他身后大叫:“你摸完那些东西,洗手了没啊?”

  “洗了!”

  “再洗两遍!我家有84消毒液,非典那会的存货……”

  一变絮絮叨叨,一边带着自己买的东西进了书房。我得抓紧时间做点东西,今天晚上就去跟那老鬼法师较量较量!

  先将飞爪百链索的爪头拆下来,只留筋索。然后拿出黄纸画了几道灵符,烧成灰,以朱砂、雄黄、乳香液、五灵脂等物以鲤鱼胆汁、雄鸡冠血和少量黄酒调和,均匀抹在筋索之上,挂起来晾干。这个东西是我根据捆仙绳的原理发明的,就叫做——缚鬼索吧。灵符是龙虎门专门伏鬼的五斗米天师符,朱砂等混合的药物是茅山秘法,专门制鬼之物,这两样被我来个二合一用在了绳子上。

  到时候见到洛蓝,我这边跟它白话着,那边孙威拿着绳子就上,把洛蓝按那儿一捆,然后把那串玉髓佛珠往脖子上一套,管它是千年老鬼还是万年老龟,保证一个都跑不了。

  缚鬼索是以邪克邪,玉髓佛珠是以正压邪,咱这是恩威并用,甭管它三七二十一,只要打倒了老鬼就是胜利。当然,光凭这两个其实并不够,我又备了其它的符和法器,不过最重要的还得靠咱老俞的一身正气、二袖清风、三招功夫、四把刷子……  “老俞,开饭了!”

  “好啊!”孙威动作倒挺快,也不知道他准备了什么好吃的。我从昨天到今天都没怎么吃饭,正饿着呢。兴冲冲的跑出书房一看,“靠!煮个破方便面也叫这么大声!”

  “知足吧你!你们家啥都没有,方便面还是我下楼现买的呢!”孙威递过来一碗:“爱出不吃啊!”

  “对了,我还买了好几鲤鱼呢!在书房里。”我是让鱼贩杀鱼取胆的,结果把鱼也拿回来了。

  “没工夫做!”孙威自己坐到桌边开吃。

  算了!方便面也将就吧。我也坐下来,边吃边跟孙威说了我的计划。

  孙威频频点头,事关自身,他也没心思跟我犯贫了。

  想想不放心,叮嘱他:“我告诉你说,你捆人的时候下手狠一点,别当是洛蓝就手下留情!那东西可不容易对付,要是给它腾出手来,还不定大家谁收拾谁呢!”

  “你放心,我一定——拿它当阶级敌人那么捆!”孙威摸着脸上的伤,恨恨的说。“对了,你让我拿女人的血污做什么用?今天医院有个做人流的,我把她流下的东西都拿回来了!还有个血腥糊啦的死胎,我寻思这东西没准更厉害……”

  靠!这饭没法吃了!我差点吐出来!

  “行了行了!你就别形容了!拿上那玩意跟我走吧!”我去穿外套,“看到洛蓝的时候,只要我一使眼色,你就把那玩意往她身上一倒,估计不吓死它也恶心死它。”

  “好嘞!咱就这么办!”孙威说。

  当下带了东西开车直接去了孙威的家。到了门外,我示意孙威把门打开,直接就闯了进去。

  现在是晚上,屋子是黑的,我留神戒备,“威子,开灯!”孙威在墙壁上摸了一下,将灯打开。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