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一部 断龙台 第二十二章 空雷
时间:06-09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在黑暗中不停奔跑的刘天明,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兔子,一只正被饿狼追赶的兔子。

  做警察这么多年,从来都只有自己去猎捕犯人,哪会想到自己也有拼命躲避追捕的时候。

  终于明白了,为何不少穷凶极恶之徒,被自己抓住铐上手铐时,脸上的表情一半是绝望,一半却是解脱后的轻松。逃命,实在太难受了……

  不出所料,宇文的那通电话铃声指引着凿齿冲进了宴会大厅,一番狼狈地周旋后,刘天明只得引着它离开大厅,继续在顶楼里兜圈子,宴会厅里只留下一地被砍成碎木块的餐桌。

  他既不能放任凿齿离开大厦,也不能向警局请求援助,总之,不能再让人类出现在这家伙的面前!怪物将整条猪肉轻易斩成几截的情景,坚定了刘天明的想法。只是,无论他藏在哪个角落里,凿齿的脚步声总会不紧不慢地在附近响起。这怪物,不知道疲倦的吗?

  金、木、水、火、土……凿齿难道真是如同孙悟空一样已经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可就连强横如孙悟空,也还有个害怕烟熏双目的病根……刘天明胡思乱想着,脚步却丝毫不敢放慢。蓦然一声惊雷乍起,震得刘天明的耳膜嗡嗡直响,室外的这场大雨,倒是越演越烈了。

  雷声似乎让刘天明想起了什么,他心念电转,突然停下脚步,站在了楼内的一面观景窗前。他一把拉开大窗,风雨顿时呼啸着扑打在他脸上,上身的衣衫瞬间就被雨水溅湿了,刘天明打了一个激灵,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凿齿转眼之间便出现在刘天明身后,距离已不过十步,刘天明一脚踢开身旁的一扇小门,那是间小小的储藏室,其中散乱地堆放着许多餐饮用具。刘天明匆忙地在其中翻找,很快找出一件物事。他将这东西夹在腋下,正想返身出门,凿齿的高大身躯已经堵住了门口。

  谁知刘天明未有丝毫迟疑,竟然弓腰俯身,快速向凿齿冲去,眼看他就要撞上凿齿的尖牙,他却猛地伏地滑行,借着自己上身湿衣减少了摩擦,极快地从凿齿的胯下穿了出去。

  刘天明这一招太过突然,凿齿也没想到他会甘受胯下之辱,待到它反应过来扭转身时,刘天明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怒喝了一声:“狗杂种,我今天就和你再赌一把!”说完,刘天明又撒开脚步,直奔去向楼顶天台的阶梯。

  冲上平台的瞬间,刘天明发现暴风雨的猛烈程度已经超出了他的想像,在这个降雨量偏小的城市里,似乎还从未有过如此偏激的暴雨天气。那浓密的雨点有如一条条细小的鞭子,使劲抽打在刘天明的脸上,使得他就连睁开眼睛也要费上一番力气。漆黑的天空中雷电交加,每一道闪电撕裂黑暗后,仅仅间隔一两秒钟,巨大的雷鸣就会轰隆震响。与大自然的震怒天威相比,昂立在天台上仰望无尽暴雨的刘天明,显得异常的渺小。

  随着通往天台的铁栏门撞在墙上的响声,凿齿的身影也出现在天台上,一条电光划过,凿齿的白色尖齿反射出绚丽光芒,刺得刘天明的眼睛一阵生疼。这将近百米高空中的空旷平台上,似乎已经没有刘天明可以躲藏的地方了。

  刘天明没有选择继续躲藏,而是对着凿齿大声怒吼:“来吧!狗杂种,来做个了断!”

  凿齿挥舞着大盾向刘天明扑来时,天空中闪电与惊雷的间隔已经不到一秒了。刘天明的脸部与裸露的手臂表面都仿佛有一群蚂蚁在爬动,阵阵酥麻的感觉在神经间游走。他清晰地感到,雷暴已经非常接近了!

  刘天明飞快地奔跑到天台边缘,那里有一圈防止人跌落高楼的半人高水泥围栏。他刷地一下展开了手中的东西,那冒着生命危险从储藏室里找到的东西,居然是几张一次性塑料桌布!刘天明极其快速地将桌布裹住全身,翻身坐在了围栏上。双脚离地之后,他又并拢双脚,继续将自己的两腿也用塑料桌布包了起来。

  透过被雨水冲刷而变得模糊不清的塑料布,刘天明看见凿齿正大步地向自己冲来,“老天爷……究竟还要等多久?”此时的刘天明除了祈祷,已无其它选择,而就连这已经被雨水淋湿的桌布是否真的能起作用,他的心中也全无把握。

  “喀嚓!”雷暴天电从空中落下,正中腾龙大厦顶端那根高大细长的避雷针,刺眼的紫色电芒环绕着避雷针刹那溶入腾龙大厦,奔跑中的凿齿拉开的双腿间顿时产生了极其强大的跨步电压!雷电,这不属于五行中任何一行的狂暴力量,瞬间产生几万伏的高压,夹带着近六千度的高温,完全笼罩了凿齿!

  那狭窄的闪电带中,高温使得空气急剧膨胀,而落下的雨水则瞬间汽化,迅速带走热量冷却空气,这急剧的骤冷骤热,使空气产生强烈震动,发出有如火药爆炸般的巨大雷鸣!

  空气电离产生的巨响,险些把刘天明从围栏上震掉下去。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撕咬凿齿后继续顺着雨幕游走的蓝色电蛇向自己袭来,所幸这拉伸的电弧只是在他周身一晃,便被腾龙大厦引导着走入地下。刘天明那身极其简陋的绝缘装,居然发挥了作用。而不远处的凿齿,已经变成一团焦黑,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焦臭的气味在空气中逐渐散离开来。

  雷雨天的高楼平台上,是非常危险的区域,即使有避雷针存在,避免了直击雷电的攻击,那避雷针与近距离的人体间产生的感应电流,也足于毁灭一切了……

  刘天明怔怔地又坐了一会儿,才想起跳下围栏。

  选择这样的对决方式,刘天明实在是兵行险着,且不说在这短短的时间内雷暴是否真能击中天台上的凿齿,湿透了的塑料桌布没能导电将刘天明一块电死,就已经是万幸了。

  刘天明刚将身上的桌布撕烂甩开,手机又叮铃铃地响了。刘天明接通后,宇文急促地在那边呼喊道:“天明,凿齿的唯一弱点就是它的胸部心脏……咔……咔咔……”

  刘天明一时疏忽,手机这样的电器怎么能在倾盆大雨中使用?他只模糊听完宇文说的第一句话,手机就被雨水浸透,屏幕一下黑了。

  “哼……什么唯一弱点?怪物都已经倒下了才来放马后炮。”刘天明顺手将手机塞回皮套,这玩意肯定没希望修好了。

  现在还是赶紧离开这里比较好,天电的强横威力在刘天明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他可不想步凿齿的后尘。刘天明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天台出口慢慢走去,这样做,只是为了避免再次出现跨步电压。

  但上古魔兽的力量,终非凡人可揣度……就在刘天明经过那焦黑的凿齿尸身时,他仿佛看见尸体抽搐了一下。刘天明不相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静静地又看了一会,发现这可怕的家伙确实是在抽动!

  刘天明惊慌地向后连退几步,恐惧地看着凿齿缓缓地再次站了起来。

  雷击只是烧掉了凿齿周身的黑色毛发,至于它的身体,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凿齿在完全站直后,猛地睁开眼睛,死死地盯着刘天明,焦黑的面部肌肉抖动了一下后,它发出一声震天怒吼,这冲破云霄的吼声竟然不是刘天明听不见的超声波,声音大的将空中的雷鸣都盖过了。刘天明用双手紧紧捂住耳朵,还是被吼声吓得浑身战栗不已。

  “难道真的只有胸部是它唯一的弱点?”刘天明极不情愿地在内心回想起刚才宇文打来的那个电话。他猛地拔出手枪,乘凿齿还没有拾起掉落在地上的青铜盾牌,迅速瞄准了它的胸膛。

  连续五声枪响后,弹头在凿齿的胸前组成一个小小的梅花,凿齿只是微微停顿了一下,大手依然伸向了地上的盾牌。随着它弯腰之际,那些弹头也从胸前掉了下来。

  “他妈的……宇文树学是不是弄错了……”刘天明绝望地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但他心中仍有一线微弱的亮光,这怪物如果真的是完全刀枪不入,那它还一直拿着这个盾牌做什么?”

  受了这一记雷击,凿齿也并非全无损伤,那双长牙再次对准刘天明时,刘天明注意到凿齿握着盾牌的那只手有些颤抖,与之前挥动时的沉稳有明显差异。吃一堑,长一智,凿齿没敢再大步冲杀,只是慢慢地向刘天明站立的位置挪动。而刘天明,也在风雨中缓缓地后退。

  “呜……”

  凿齿身后传来清晰的狼嚎,刘天明又惊又喜地看见了玄罡的身影。

  只见玄罡以轻快的碎步从凿齿身后走来,停留在与刘天明和凿齿距离相同的位置,人兽魔形成一个等边三角形的对峙。对于玄罡的身体能够如此快速地恢复,刘天明虽然吃惊,却也无暇顾及,他不能象宇文那样与玄罡心灵相通,如何共同对付凿齿,才是当前最大的问题。

  凿齿看看刘天明,又看了看玄罡,仿佛在衡量两方的实力,接着,它将长牙移开,对准了玄罡。刘天明心中猛然升腾起一种被轻视的愤怒,自己在凿齿的眼中,难道还不如一条狗吗?但他很快就泄了气,不得不承认,眼下的刘天明确实无法再对凿齿造成什么伤害了。

  正在刘天明垂头丧气之际,他的大腿上突然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灼热,就像有人往他裤兜里扔进了一块烧红的马蹄铁。刘天明大叫一声,伸手到裤兜里掏出那滚烫的玩意丢在地上,雨水一冲,那东西顿时冒起一团白烟。

  刘天明定睛一看,这玩意不就是宇文树学给他的那串定灵珠吗?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烫?啊?难道是宇文在提醒自己,要用这东西来对付凿齿吗?刘天明试探着将珠串重新拾起来,现在这串珠子已经不再烫手,握在手掌中,却是前所未有的坚硬。刘天明知道,定灵珠一定是蕴含强大灵力的法器,可是,这东西该怎么用呢?

  就在刘天明百思不得其解时,那边厢的玄罡已经舒展开来腾空而起,有如一柄弯刀般向凿齿凌空劈去!凿齿的敏捷似乎也受到了雷击的影响,它想舞动尖牙阻挡玄罡,却跟不上玄罡利爪下落的速度,玄罡在凿齿的右肩上狠狠地抓了一下,整个身躯又借这一爪之力侧身翻滚,躲过了凿齿从下往上抬起的长牙。凿齿闷哼了一声,不顾自己的右肩被玄罡抓开一条血口,手臂向蛇一样扭曲着拉住了玄罡的后腿,玄罡似乎对此胸有成竹,在后腿被擒住后,就势以凿齿的手臂为圆心,荡出一个半圆,两只前爪竟然抓住了凿齿拿着盾牌的左手臂。

  凿齿一看,这大狗居然肚腹朝天地横在自己面前,此时不斩,更待何时?那高高抬起的尖牙立即呼啸着直劈了下来。刘天明惊叫了一声,玄罡要是还不放开爪子,一定会就此被砍为两段。

  凿齿和刘天明都低估了玄罡的力量,它在尖牙落下时猛地一弓腰,巨大的力量硬将凿齿的左右手拉拢在一起,这尖牙雷霆万钧的一劈,竟是向着凿齿自己的双手斩去的!

  好一个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若不是当前情况紧急,刘天明几乎要喝起彩来。

  反应已大不如从前的凿齿,只顾得上松开自己拉住玄罡后腿的右手,这只拿盾的左手,却是齐刷刷地被斩了下来!

  凿齿惨嚎了一声,拼命甩动自己的断臂,将还挂在它左臂上的玄罡一下摔飞了出去。玄罡落地后引颈长啸,似乎在得意自己一击得手。

  刘天明眼见凿齿失去了盾牌的遮掩,胸前顿时露出大块的空当,他一下想起了宇文树学把定灵珠交到自己手中时所说的话。

  “你不懂法术,就只能靠这定灵珠自身的拒魔灵力,该怎么用,也只能看你自己随机应变了。”宇文曾经如是说。

  是了,自己既然不会法术,又何必去想如何发挥定灵珠的灵力?只要像玄罡这般贴身进击,置之死地而后生,就可以了!想破这一关节,刘天明顿时觉得心中一片通明,他再也不顾雷暴的威胁,迈开大步,一下冲到了凿齿的面前!

  凿齿还未从断臂之痛中清醒过来,竟然没有察觉刘天明已站在了自己面前,等它反应过来准备用尖牙还击时,刘天明已经将右手的定灵珠摁在了凿齿的胸前,左手中的枪也高高地举起来,枪口用力顶在定灵珠上,死死地将珠串压在凿齿的胸膛上。

  那一刹那间,刘天明看见凿齿的蓝色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恐惧。这上古魔兽,也有害怕的时候吗?

  “砰!”枪响了,子弹的冲击力一下将定灵珠推进了凿齿的胸膛。

  凿齿凄厉地嗥叫起来,猛地将头高高仰起。

  “上一枪,是替王飞打的!而这一枪,是替张建国打的!”刘天明咬牙切齿地说道,再次抠动了扳机。

  “砰!”定灵珠又向深处推入了几分,凿齿扑哧一声喷出一口蓝色的鲜血,溅在了刘天明的脸上,刘天明舔了舔嘴唇,血腥味使他猛然回想起小张牺牲的那个可怕夜晚。虽然小张并不是凿齿所害,但刘天明心中对这些怪物的仇恨,却一下完全爆发了出来,他开始疯狂地连续抠动扳机,定灵珠也就在这子弹的反复冲击下,将凿齿的心脏绞了个稀烂。

  这天地间呼啸的风雨声,掩盖了腾龙大厦天台上一声接一声的枪响!

  “噗……”一团暗蓝色的肉块裹着定灵珠从凿齿背后掉在了地上。刘天明这才发觉,斜靠在他肩膀上的凿齿早已停止了呼吸,完全是刘天明自己的力量支撑着,凿齿才没有倒下。刘天明从它的胸膛里把执枪的手抽了出来,向后退一步闪开身子,这庞大的怪物身躯便轰然扑倒在地。凿齿的后背上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定灵珠强行贯穿了它的前后胸,那窟窿中仍在汩汩流淌着蓝色的鲜血。

  玄罡默默地走上前,与刘天明一起,静静地看着大雨冲洗着凿齿的尸体。渐渐地,凿齿的整个身躯与雨水混溶在一起,竟似一团冰淇凌般化开了。就连那无坚不摧的白色长牙与能格挡住子弹的青铜盾牌也软塌了下去。刘天明一低头,溅在胸前的蓝色血迹也慢慢地淡了。

  如同那条浑沌的断尾一样,就这么散了……刘天明心中闪过一丝黯然。他恐怕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个大雨倾盆的漫长夜晚,如此强悍的怪物,也只如昙花一现,死后什么也没留下。

  终于,被冲刷干净的地面只留下了十来枚弹头和那串法珠,凿齿完全消溶在雨水之中。玄罡将法珠衔了回来,刘天明从玄罡嘴上接过法珠,恍然间,只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个恶梦。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