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动物故事 > 正文
矮猴兄弟


    在日本屋久岛的山上,住着一群猴子。猴王长得圆滚滚、胖乎乎,被当地人叫做“木桶”。猴群里还有一些小猴,小猴中有两只又瘦又矮的猴子,它们是猴中稀有的双胞胎猴。


    但是,它们并不是因为双胞胎才瘦小的。它们刚断奶时,它们的妈妈就病死了。在猴群中,是严格分清等级的。没有母猴照顾的双胞胎小猴,谁也不来保护它们。它们总是最后才轮到吃一点残剩的食物,因此,它们长得又瘦又小。


    不过,它俩总是互相照顾着,互相帮助着,谁敢欺负它们中的一个,另一个马上冲出来,向欺负者扑过去。睡觉时,它们也是彼此肩靠着肩地睡。


    当地人也注意到了它们,把它们叫做矮老大和矮老二。


    这年秋天,山葡萄成熟了,紫得像是发黑了。猴子们每天都到这里来吃酸中带甜的山葡萄。很快,缠在树枝上和贴着地面的枝蔓上很难找到成串的山葡萄了。


    但是,矮猴兄弟却在荆棘丛中发现一根枝蔓,上面结满黑色的葡萄串。


它们立刻钻了进去,吃得嘴巴周围都染成了紫色。


    这时,一只大母猴带着猴崽赶来了。它瞪着矮猴兄弟俩,“喳喳”叫了两声,要它们让出这块地方。


    母猴发起火来,比猴王木桶还要凶。没办法,矮猴兄弟只好从另一边溜出去,在远处看着母猴和猴崽吃葡萄。


    它们越看越觉得饥饿难忍。最后,它们只好跑到别处去寻找食物。


    找来找去,它俩发现了一件怪事:地面上,放着个用细圆木头组成的箱子模样的东西,约有一米长、半米高,当中堆满了猴子最爱吃的红果。


    那果子红得闪光,令它们馋涎欲滴。


    但是,那红果是应该悬挂在枝蔓上,怎么会堆在这圆木头的笼子里呢?真是有点儿可疑!    矮猴兄弟在笼子周围,咕噜咕噜地转了好几圈,还抓住圆木头用力拽。


矮老二终于熬不住了,它哼哼着,劝矮老大一起跳进去吃美味的果子。但矮老大怎么也不信任这圆木做成的笼子,它摇摇头,歪着脖子,一动不动地盯着红果。


    矮老二的肚子实在太饿了,它再也忍不住,“咚”地跳进笼里,抓起红果就要吃。突然,“咕咚”一声,笼子口堵住了。


    原来,屋久岛上住着一些以猎猴为生的人。他们做成叫做“箱陷阱”的东西,活捉猴子。矮老二恰好上了箱陷阱的当。


    这一下,矮老二在里边,矮老大在外边,它们把圆木头拽来推去,又哗哗摇晃入口的盖子,箱陷阱却纹丝不动。


    矮老大在外边紧紧抓住矮猴弟弟伸出的爪子使劲拖,也没法把它弄出来。


    这两个矮猴双胞胎只好一里一外发出“喳喳”的求救声。


    首先听到它们求救声的,是猴王木桶。它扔下正要送进嘴的一串山葡萄,“呷呷——”吼叫一声。吼完,它立刻朝矮猴兄弟那边跑去。


    正在吃食的五十多只猴子,也跟着猴王木桶跑了过去。猴子们虽然要彼此打架、吵闹,但一遇到同伴吃苦头时,便都会去救援。


    五十多只猴子集拢在箱陷阱周围,齐心合力,对组成笼子的圆木头又拽又咬。但是,猎人早就把箱陷阱的四个角很深地砸进土中,猴群费尽力气,也无法把矮猴弟弟救出来。


    这时,在高高的树顶上负责警戒的猴子发出了“嗬、嗬、嗬”的叫声,向大家报告危险即将来临。


    原来,有三条饿瘪肚子的野狗,嗅着了猴子的气味,悄悄地潜过来,但被警戒的猴子发现了。群猴迅速爬上树。猴王木桶嘴里发出“唔——嗯”的声音,命令大家立即撤迟。


    “唰唰唰”,猴群攀援着树枝撤退了,只有矮老大不撤退。它坐在高树枝上,狠命盯住箱陷阱那边。


    三条野狗发现了关着矮老二的箱陷阱,它们龇着白牙,一步一步逼上来。


    矮老二在笼子中央,瞪着野狗,从喉咙深处发出”呷——呷”的怪叫,想把野狗吓走。但是,野狗一齐“呜噢——”吼叫着,朝箱陷阱扑过来。


    箱陷阱的圆木头挡住了野狗的牙齿,但它们一次次吼叫,一次次朝箱陷阱扑来。它们想把矮猴吓得跑到木笼一边时,狠狼地咬住它,把它撕碎了从圆木缝里拖出来。这三条野狗,曾这样吃过关在箱陷阱里的几只小猴。


    但是,矮老二虽然瘦小,却早已独立生活,因此,它虽然吓得瑟瑟发抖,还是呆在笼子中央,蜷缩着身体不动,逃开野狗牙齿的攻击。野狗嘴里喷出的腥气,直扑它的脸,锐利的白牙在眼前闪来闪去,它忍住恐怖的心情,一动不动地蹲坐在箱陷阱正当中。


    矮猴哥哥这时显得焦急不安。它双手紧握树枝,哗啦哗啦地摇晃着,发出很大的声音。


    但野狗们毫不理会矮老大的这种威吓,它们一旦看准的东西,会连着追逼两天、三夭,直到对方累得倒下为止。因此,它们仍一次次狂吼着向箱陷阱扑去。


    这种局面如果继续一夜,瘦小的矮老二一定会倒下的。这时太阳在海那边下沉了,火红云染红了天空。突然,野狗们一下子停止了进攻,鼻子朝向天空,使劲地嗅着。不一会儿,它们悄悄地溜进了密林深处。


    原来,一个大个子猎人,肩上扛着枪,带着一条猎狗,向这儿走来了。


野狗害怕猎人身上的气味,更怕的是枪的气味。


    这个猎人,就是设糖陷阱的人。他笑着蹲下来,用一根祖木棍撬开入口盖,又向里边乱搅。矮猴老二吃了一惊,挤到最远的角落里。这时,猎人趴下身子,从箱陷阱的入口探进去。他打算活捉矮猴。当矮猴龇出白牙威吓他时,他就将粗木棍捅到它嘴边,这么一来,矮猴老二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但是,它的双胞胎兄弟矮猴老大已经悄悄从树上滑下来,蹑手蹑脚向猎人靠近。狗和猎人都没有注意矮猴老大在后面逼上来了。


    矮猴老大来到猎人背后,猛地扑上去,一口咬住他的屁股。猎人吓了一跳,哇呀呀叫起来。这时,箱陷阱里的矮猴老二也趁机咬了猎人胳膊一口。


    这时,猎?访偷爻锢洗笃斯ィ趴谝惨旌斓钠ü伞0锢洗笾缓蒙凉碜樱侧侧驳卮苌吓员叩囊豢么笫鳌?br />

    猎人忍住痛,把矮猴老二装进了旅行包,向山下走去。


    猴子们分散在各棵树上,有些只敢“吱吱”叫几声,以示抗议,但都不敢追赶猎人。唯有矮猴老大偷偷跟在猎人身后,一直跟到一座山村边,发现猎人进了山下的一间草房里。它就跳上草房旁一棵柿子树,死死盯住草房的窗户。


    夜色降临了,矮猴兄弟在草房里外“嗬嗬嗬”地互相呼叫着。它们一连叫了两天,叫得村里人心烦意乱。最后,村民们一起动手驱赶柿子树上的矮猴老大。枪声一响,矮猴老大只得从柿子树上跳开去,一直逃进树林里。


    矮猴老大又回到猴群里,它成天坐在悬崖上,呆呆地向山下看着。


    这时,猎人已把矮猴老二交给自己的儿子三吉喂养。十二岁的三吉,望着矮猴的那张小脸,觉得它是捉回来的猴子中最可怜的一只。他往笼子里扔进两只白薯,安慰它说:“别害怕,我们家是从来不杀猴子的。”    但矮猴老二听不懂他的话,它龇着牙,伸出爪子去撕抓那张不熟悉的脸。


    三吉把头一缩,笑嘻嘻地说:”别发火,我来给你唱支歌。”说完,他就唱起来了。他一面唱.一面向木笼靠近,唱了半个小时,他的身体几乎碰到木栅了。但是,矮猴老二猛地伸出胳膊,又要来抓挠三吉。三吉吓得往后一滚,这才避免了皮肉出血之苦。


    矮猴老二从笼里瞪圆眼睛,盯着三吉,又一根一根试着摇晃木栅。但木栅很结实,缝隙也很窄小,根本穿不过去。


    它有两天没有吃食,跟着草房外的矮猴哥哥互相“嗬嗬嗬”地呼应着。


第三天,草房外传来了枪声,矮猴哥哥的叫声消失了。


    它的肚子实在太饿了,肚皮和脊背几乎贴在一起。这时。三吉又来了,他一会儿唱唱歌,一会儿拿出白薯,咬得咔嚓咔嚓响。眨眼间,他又走开了。


    矮猴老二看看自己脚边的白薯,终于把它们拿过来,用前齿试着啃了一下。甜甜的液汁马上渗出来,那滋味比山上的栗子还好吃。它马上狼吞虎咽起来。


    这时,三吉又出现了,他笑嘻嘻地对它说:“喂,怎么样,好吃吗?”    矮猴老二顿时来火了,它把吃剩的白薯扔出去,张大嘴“呷呷”地发出吼叫。但三吉不在乎,他坐在那儿小声地唱歌,一直唱到矮猴老二不再“呷呷”地吼叫为止。接着,他又“咚”的扔进一个新白薯,掉转脸就走掉了。


    矮猴老二又赶紧把白薯抓过来吃掉。


    三吉在每天早晨和傍晚,两次到木笼前唱歌,接着扔下白薯。一连十天,都是这样。


    这期间,矮猴老二的心中,发生了奇怪的变化。它已经喜欢三吉唱的歌了,觉得就像在山上听小鸟唱歌一样,他不唱,心情反而不好了。这时,三吉的身体越来越靠近木栅,最后,竟背靠着木栅唱歌了。矮猴老二非但不去抓挠他,反而直接从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