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名人故事 > 名人家训 > 正文
父亲`儿子`公司

            【美国】小托马斯·沃森(1914~)


    小托马斯·沃森,美国著名企业家。生于俄亥俄州代尔顿。毕业于布朗大学,后加入美国空军,成为一名飞行员。二次大战结束后退役,辅助父亲管理公司,任公司副总裁。1956 年继承父业,担任国际商用机器公司(IBM)总裁。1971 年辞去总裁职务。在他的苦心经营下,IBM 成了世界计算机行业中独占鳌头的巨型公司,而且一跃成为世界上第五大工业企业。

    1991 年他出版了《父亲·儿子·公司》,一书,描述了他与父亲之间深沉的父子之情,以及父亲如何教育培养他接掌公司总裁大权的。


                      父亲·儿子·公司


    1956 年我接替父亲执掌 IBM 公司总裁大权后刚刚六个星期,父亲便抛下他一手开创的事业与世长辞了。十年来他苦心孤诣培养我继承父业,而我亦雄心勃勃迫不及待地想施展自己的才华。 

    我从小生活在养尊处优的环境之中,进私立学校,作环球旅行,地位显赫,家财万贯,这一切都可能导致前程的毁灭。     少年时代我缺乏积极向上的进取心。上大学时终日沉湎于学开飞机,最后勉强才从大学毕业。二次大战爆发,我最喜爱的娱乐活动——驾机飞行,成了我的业务专长,我加入美国空军,当了一名驾驶员。几年的军旅生活,使我的性格和能力得到了锤炼。1943 年我晋升为空军中校。退役时我第一次满怀信心地意识到自己有能力挑起经营 IBM 公司的重担。然而,战前我在父亲心目中一直显得能力平平。他很难相信我已今非昔比,能够接好他的班。二次大战后的十年里,我辅佐父亲管理公司事务。公开场合里他极力夸耀我精明能干,才思敏捷,私下里我们却在所有重大问题上各持己见,互不相让。 1950 年我提出尽快发展计算机的研制生产,这意味着要增加数千名工程技术人员,花费几千万美元兴建工厂和实验室,尽管父亲也意识到计算机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但在风险面前他望而却步了。 

    最后我们终于决定倾全力以他人无可比拟的速度和规模发展计算机,结果,数年内公司发展到两万余名职工的规模。     父亲和我在从事他所开创的事业过程中,既充满了爱,又贯穿着无数次不同意见的争论。他使我逐渐懂得了应该如何对待权力的道理。我还学到了许多望子成龙的父亲应有的经验教训。当孩子们问我,他们究竟是否应该继承父亲的事业,我的回答是:能则为之。 

    父亲从未直接对我说要我继承他的事业,但从小我就意识到他希望我加入 IBM 公司并接管它,挑起经营整个公司的重担。记得 5 岁时父亲就带我到公司所属的一家工厂,装配线上散发出刺鼻的金属气味,金属铸件冒着滚滚浓烟,一台台机器发出隆隆声响,这些情景至今在我脑海中记忆犹新。 

    父亲用自己的一举一动来影响我,熏陶我,使我的言谈举止带上一副绅士派头。他认为这是待人接物最重要的技巧。他喜欢带我到各地旅行,旅途中他常给行李工一些小费。一次去芝加哥,他出手就给 10 美元,这在当时是相当可观的数目。他说他这样做有两个目的,一是行李工整晚辛劳,很值得可怜;二是那些服务人员虽地位低微,但如果不注意关心其生活,他们也会使你名誉扫地的。 

    旅行使我和父亲之间的关系日渐亲切起来,但一回到家里他又变得冷若冰霜。也许他年事已高,工作太忙,无法理解儿子的心情。在这种环境下,我 13 岁便得了严重的忧郁症,终日躺着不愿起床,家人逼着我才吃饭、洗澡。在 19 岁上大学之前,每年我都要发作两次,严重时几乎导致自杀。 

     大学毕业后,我进入 IBM 公司的销售学校学习,后被安排当了推销员。我第一次外出推销产品就碰了个大钉子。我来到销售补剂的马尔蒂尼公司,好不容易见到财务主管,当他得知我是 IBM 公司老板托马斯·沃森的儿子后,便大谈某公司老板儿子游手好闲,挥金如土,不好好工作,最后沦为酒鬼被父亲解雇的故事,而对我要推销的穿孔卡片会计机则毫无兴趣。看他那种煞有介事教训人的样子,气得我真想放弃 IBM 公司的事业。 

     经过几年推销员的坎坷经历后,我被父亲安排到 IBM 公司新曼哈顿总部,开始迈出自己事业的第一步。      父亲平时十分注意观察我的一举一动。当我发表讲演时,他站在听众席认真听我讲话,当我加入某个慈善机构时,他又很注意阅读报纸上的有关报道。为了培养提高我的处事能力,他总是放手让我在工作中自己拿主见。 

     1950 年朝鲜战争爆发,导弹、密码破译和气象预报等军事业务对计算机的需求猛增,我们研制了一种名叫“国防计算机”的设备,使 IBM 公司迅速脐身竞争的行列。研制国防电子计算机就是父亲让我作的第一次大冒险。 

     国防计算机研制成功后,父亲曾带领董事会全体成员参观了样机。我等待着父亲对机器评头品足,但他始终不置一词。他有意让我按自己的思路来发展计算机。 

     当我还是个不谙世事、学习成绩相当糟糕的孩子时,父亲给我的是爱和鼓励;当我成了一名推销员时,他给我以不遗余力的帮助;但是当我行将执掌拥有成千上万职工的企业大权时,他却迫使我在每一个重大问题上和他来番争论,使我了解他思考和处理问题的方法。 

     1948 年,父亲在 75 岁寿辰到来之际便急于想把 IBM 公司的一半交给我弟弟迪克掌管。多年来我一直担心弟弟的成长会把我甩在后面,虽然他比我小 5 岁,但也善于交际,待人处事谦恭有礼,不卑不亢,风度翩翩,在他面前我常感矮人三分。 

     父亲打算让我掌管 IBM 公司的国内部分,经营范围限于美国本土。弟弟掌管 IBM 公司的国外部分,名为 IBM 环球贸易公司,即 IBM 设在世界各地的办事处和工厂组成的子公司。那是父亲晚年苦心经营创立的产业,也是他一生中最为惊人的成就。我当即反对他的这一设想,指出建立环球贸易公司势必加剧官僚主义,增加费用开支,降低整个 IBM 的生产效率,最后我提出不应该将加拿大的业务划归环球贸易公司。这时,父亲抑制不往心头的怒火,猛然站起来咆哮道:“不让弟弟得到发展事业的机会,你究竟想干什么?” 

     当着大家的面,挑起我们兄弟之间的矛盾,真使我非常尴尬。最后父亲说道:“记住,孩子们,你们要和睦相?Γ?rdquo;听到这儿,我的心软了。

     我希望和父亲建立一种融洽和谐的关系,我可以随意走进他的办公室,双脚搁在桌子上,和他共同探讨 IBM 公司未来的发展。1950 年,我的业务技巧已渐趋成熟,但只是个执行副总裁,父亲清楚地表示,倘若我想掌握更大的权力,就必须在每一个问题上继续和他争论下去。我抱怨他的态度太粗暴,他大声呵斥道:“我已经役有许多时间来跟你啰唆,那是我教你工作的唯一办法。”看来这就是他培养我、锻炼我、造就我的一套办法。 

     我们最激烈的争论不是发生在他的办公室,而是发生在第 75 号东街我父母的寓所里。一次我有事未回自己的家,便在那里住了一夜。那天父母恰好外出参加社交活动,回家时我早已呼呼人睡。父亲假装和我道晚安,故意把我叫醒,他坐在床边椅子上,说过几句玩笑话后,便要和我讨论开辟西部地区销售业务的问题。 

    这是我研究了很长时问刚刚解决的问题,可他对处置方法很不满意,想把我辛辛苦苦研究得来的成果毁于一旦。我怒不可遏,睡意顿消,立即和他大吵起来。父亲脸色铁青,下颚颤抖着。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已是凌晨 1 点半、听到我们一声高过一声的争吵声,母亲身穿睡衣,散乱着发来到我的房门口。她从不偏袒哪一方,只是说:“别吵了,老家伙,赶快睡觉好不好。” 

    争吵终于以我们相对唏嘘而结束。我们互相拥抱,发誓化干戈为玉帛,永不再吵,可是不到两个星期,新的意见分歧又再度升级为一场白热化的争论。令人奇怪的是天下竟有如此父子,互相折磨,永不休止。 

    国防计算机的研制成功使IBM公司的销售额迅速增长,1952年突破了2.5 美元,就在此时,我和父亲又发生了一场令人难忘的争吵。 

    那时公司下属的打印机分部经理去世,为了表示对他的哀悼,我决定亲自前往加利福尼亚参加葬礼。临去机场前,父亲把我叫去,为某项业务我们之间又展开了一场互不相让的争论。为了赶班机,我匆匆离开了他的办公室。谁知父亲竟己抢先到了机场。当时他己 78 岁的高龄,老态龙钟,从候机楼外的荫凉处步履蹒跚地向我走来。他伸出布满青筋的手拉住我的手臂,我心中升起一股无名怒火,大声吼道:“真见鬼,老家伙,别老缠着我好不好?” 我使劲抽回胳膊,转身朝飞机走去。 

    那是我平生经历的最长的一次九小时飞行。恐惧笼罩在我的心头,真担心父亲会因我的无礼而突然死去,我将带着曾经咒骂过自己父亲的歉疚而抱恨终生。飞机一降落,找急忙给他挂电话,诉说我为今天的举动而无比内疚。 

    不久,我携全家乘船沿东海岸南下到切萨皮克湾度假。我的心始终无法平静,于是以仟悔的心情提笔给父亲写了封信。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