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神话故事 > 其他神话 > 正文
生财之道-波兰

  从前,在一个村庄里住着一个穷人。他一贫如洗,用尽一切气力也富不起来。他像一头牛一样地干活,而且十分俭省,从来不乱花钱,可是穷鬼却在他家中坐定了,正像通常说的那样,用棍子也赶不走它。有一天,圣彼得骑着马经过这个村庄。他正忙着赶回天上去办理各项事务。他在酒馆前停下来,只是为了喂喂他的马。人们晓得了以后,纷纷向酒馆跑来,因为人伙都有点儿事情请求上帝,人人都想通过圣彼得把自己的请求转达上去。我们这位穷汉子也赶来了,他请求圣彼得在天上问问清楚,尽管他勤劳节俭,为什么还是这么穷。
     圣彼得一开始不肯答应转达,理由是他的事情太多,容易忘记这个穷人的请求。然而这位穷人苦苦地央求他,死死地缠住他,结果圣彼得对他产生了怜悯心,他从马背上卸下了一副带着金马镫子的黄金马鞍交给了穷汉子,对他说:“你拿着这副鞍子,保存到我回来。我在天上只要一看到我的马背上没有鞍子,我就会想到你和你要求。等到我下次路过这里的时候,你再把鞍子还给我。”说完以后,圣彼得骑着马走了;穷汉子把带着金马镫的金马鞍藏在自己家的小贮藏室里,然后一天又一天心急火燎地等待着圣彼得带着回音从天下下来。圣彼得在天上诸事完毕之后,想要骑马返回大地,这个时候,他发现没有马鞍子,随即想到了穷汉子和他的要求。
     他一想起这件事,就回转身去见上帝,问他为什么那个庄稼汉子一贫如洗,尽管他勤劳而又正直。“他之所以受穷,因为他不是一个骗子。” 上帝老爷回答。“他不欺骗人家,别人的东西他不据为己有。”圣彼得还没来得及到达那个村庄附近,穷汉子已经看见了他,当即奔过去迎接他。因为他急于知道,为什么他无论如何也富不起来。圣彼得马上认出了他,喊着说:“你把马鞍子给我拿来,我还要赶路哪。”“上帝老爷没有告诉你,为什么我总是受穷?” 穷庄稼人在跑回去取马鞍子以前,先问了一句,他实在是急于知道其中奥妙。“因为你不是骗子。”圣者回答说。“好啦,快一点儿把马鞍子给我拿来吧!”这个庄稼汉子并不傻,他立即恍然大悟,而且决定立刻运用圣彼得的教导,打定主意不把金马鞍还给他了。
     于是他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问道:“什么马鞍子呀?我什么马鞍子也没有哇!”“怎么会是这样呢?你是忘记了吧?上一次我上天去路过此地的时候,把鞍子留在你这里的。你赶快取来!”“您大概是把它留在别人那里了吧?我连知道都不知道!”圣者很忙,当时没功夫讲清楚这件事。他骑马向前走去。就这样,一副带着金马镫的金马鞍,轻而易举地落在这个庄稼人手里了。“好,现在应该再去碰碰运气!” 庄稼人心想,随即去找一个犹太人,想卖掉自己搞到的东西。按照惯例,他们先是讨价还价,终于谈妥,由犹太人出一百块钱和一条牛,购买一副带金马镫的金马鞍。他把钱当时就付给了庄稼汉,答应把牛从田里赶回来就送来,那时候他再把马鞍子拿走。
     当天傍晚,犹太人牵来了牛,接着要马鞍子,可是庄稼人声称:“光给一条牛我的马鞍子是不卖的!”“怎么是光给你一条牛哪?你不是已经从我手里收到了一百块金元吗?”“什么一百块金元?在什么时候?什么人看见过?牵着你的牛滚开吧,让我安静一会儿!”就这样,这个庄稼汉子把犹太人的钱也捞到手里了。可是这还没完。犹太人向法院告了他,法官指定了开庭审理的日期。这一天,这个庄稼汉子没到法院去,却走进了小酒馆。
     他在酒馆坐下来后,人们问他为什么不去法院。“我连一件短皮袄都没有,可怎么去法院呢?” 他回答说。“我把我的借给你吧。” 有一个人说,他从自己身上脱下短皮袄,交给了他。庄稼汉子穿上了短皮袄,可还是坐着不走。人们又问他,为什么时间到了他仍然不到法院去。“难道你们看不见我没靴子?我可怎么去呢?”“好吧,你穿上我的靴子去吧。” 另一个庄稼人说,他从脚上脱下靴子,交给了滑头鬼。庄稼汉子穿上靴子,可是依旧不动步,仍然坐在酒馆里,说他没有帽子,有人把帽子也借给了他。庄稼汉子终于走了出去,这时候,那三个借给他衣帽和靴子的人说:“我们也去吧。去听听怎么样审判他。” 他们三个人也去了。
     在法庭上,犹太人讲述了全部经过,申请判还他一百金元。可是庄稼汉子矢口不承认。“法官老爷,您最圣明,” 他说,“我是个不走运的人,人人都想抢光我的东西,人人都想活剥我的皮。我老是给别人干活,自己可是什么也没有。只要是没有人管他们,我仅有的一件旧衣服,他们也会剥走的。比方说这个人,他可以说,连我身上穿的短皮袄都不是我的,而是他的。” 他用手指了指在酒馆里借给他短皮袄的人。“那件皮袄是我的嘛!” 借衣服的人喊叫起来。“您看见了吧,法官老爷!” 滑头鬼继续说。“那旁边坐着的一个家伙正想从我脚上把靴子脱走哪!”他指了指靴子的所有者。“法官老爷,这双靴子是我的呀!”靴子的真正所有者惊叫起来。“您听见了吧?!” 骗子接口说,“他们这一伙里的第三个家伙,大概很想从我头上把帽子也拿走吧。” 他用手指了指借给他帽子的人。“你在这儿胡说些什么?!这帽子本来是我的嘛!”上了当的法官作出决定:那些人勾结起来,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夺走这个庄稼汉子的全部衣服。他把犹太人和另外三个人都逐出法庭,反而宣判庄稼汉子无罪。这样一来,他获得了下列全部财物:一副带金马镫的金马鞍,一百块金元,一件短皮袄,一双靴子和一顶。从这个时候起,他大发其财,因为他一直尽全力施展骗术。

0
0
 
广告
广告